中国城市能源报告(2018)_单机斗地主网站

本文摘要:建筑用电梯、空调等能源消耗设备缓慢减少,城市居民生活水平提高引起的生活用能源市场需求持续强劲、快速增长,我国建筑能耗多年来持续快速增长。建筑用能源结构特点是减少公共建筑的能源消耗是提高城市建筑能源效率的关键。

能源

“由国网(苏州)城市能源研究院、国网能源研究院和国网江苏省电力公司主导的研究小组,在国内首次试图对中国城市能源发展做出粗浅但原始的素描画像。”10月18日上午,“一带一路(中国正在推进的新丝绸之路战略)”能源部长会议和国际能源变化论坛隆重开幕。

“能源转换成果发表会”首次登场,发表了《中国可再生能源未来发展》、《青海9日100%洗手电力实践中》、《中国城市能源报告(2018)-总体特征与样本找到》等6项成果。作为第一个《中国城市能源报告》的成果发表者,国网(苏州)城市能源研究院院长、国网能源研究院副院长李伟阳在拒绝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这样回答。《中国城市能源报告(2018)-总体特征与样本找到》共58页,分为三部分和九章。

报告的第一部分回顾了历史和瞳孔时代的两章,有望提供解释中国城市能源发展的历史视角和全球视野。第二部分、第五章,分别对中国城市能源的总体特征、工业能源特征、建筑能源特征、交通能源特征、40个样本城市进行了分析发现。第三部分通过第二章分别说明了中国城市能源面临的主要挑战和中国城市与能源的共同发展方向。报告以5个关注点、36个发现、8个挑战和9个未来发展的精致方式描绘了中国城市能源发展的“素描画像”。

一、城市能源整体画像能源消费总量特征:集中在两个高度。我国能源消费高度集中在城市。中国城市能源消费总量超过85%,世界平均18个百分点,城市能源消费高度集中的特点突出。

能源消费空间高度集中。中国的城市能源消费呈现出空间生产中突出的核心特征,城市能源消费集中在东部沿海繁荣的地区和多个地区中心城市,特别是以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为代表的大型城市群能源消费。

其中,2016年长江三角洲26点的土地面积占全国约2.2%,地区GDP占全国约18.5%,能源消费占全国约12.6%。相比之下,美国和欧洲的城市能源消费空间更加集中。能源消费结构特征煤炭和工业用能源“两个低点”特征明显。

2016年,在我国城市能源终端消费结构中,煤炭占38.5%,成品油占25%,电力占23.7%,天然气占7.6%,热量占5.2%,煤炭在终端能源结构中的比重仍然较低。另外,中国的煤炭能源消费远远超过世界一流城市水平。

香港终端能源消费煤炭占17.6%,东京终端能源消费煤炭占12%,巴黎、伦敦和新加坡的城市能源消费煤炭仅占最低水平的1%左右,煤炭消费微乎其微。2016年我国城市用能源结构中,工业用能源占70.7%,建筑用能源占18.6%,交通用能源占10.7%,工业用能源在终端能源消费结构中占据主导地位。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工业用能源比整体高出约30个百分点。城市终端能源消费电气化保持较高水平。

电能占终端能源消费比例是根据国家和城市终端能源消费结构和电气化程度最重要的指标。2016年,我国电力占终端能源消费比重22%,世界平均3.5%,电力占城市终端能源消费比重23.7%,世界平均5.2%,城市能源消费电气化水平较高。但是与巴黎、伦敦、东京、香港等一流城市相比,有相对较小的改善空间,其中巴黎终端能源消费费为33.33%,伦敦为30.56%,东京为35.45%,香港为42.52%。城市能源效率特性城市能源效率总体水平迅速提高。

从1990年到2015年,我国单位GDP能耗上升了约65%,与世界先进设备水平的差距迅速扩大。1990年我国单位GDP能耗达到世界平均水平的2.8倍,2015年我国单位GDP能耗增加到世界平均水平的1.4倍。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城市综合能源效率水平没有明显差异。2017年我国单位GDP能耗最低的城市能源水平是单位GDP能耗不到城市的6.6倍。

从典型城市的单位GDP能源消费来看,处于工业化中后期阶段的城市能源消费水平远远低于处于后工业化阶段的城市。北京、广州、深圳等转入后工业化阶段的城市单位GDP能耗远远高于中国平均水平。

与英国、法国、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水平非常相似。城市能源供应特点城市能源供应从四面八方“来自远方”的特点尤为突出。为了满足城市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包括煤炭、天然气在内的大部分能源和电力等需要从资源集中送到负荷中心,我国能源供应要比外国城市更好。

国家电网公司运营的地区已经运输的超高压输电线路每年在中东地区增加近亿吨煤炭,使16个省近9亿人受益。城市能源供应根据当地条件“靠近”。截至2016年底,35kV以下电压等级终端分布式能源项目装机容量为6587万千瓦。

其中分布式光伏占40%,小型水电占29%,生物质能发电占6%,分布式风电占5%,分布式天然气发电占2%,其余资源占18%。城市能源挑战特征城市能源环境面临挑战更是不利。据2017年全国环境统计公报称,当年338个城市高达70%的空气质量微克全年再次严重污染2311天,相当严重的污染802天,平均微克天数78%。

城市能源管理更不利于挑战。市场化程度、监督能力建设、信息战线通关共享、公众参与度是我国城市能源管理面临的四大考验。首先,我国能源发展市场化程度不低,能源价格机制很少反映资源不足、供需关系、环境成本,价格机制不完善,影响能源储存等新兴能源设施的利用,影响城市可再生能源发展和能源转换过程。其次,中国的城市能源管理功能集中在其他管理部门、能源战略、能源规划、能源规定、能源开发、市场消费、节能管理、环境保护、新能源利用等多个管理领域。

专职不足,管理效率下降再次,不同能源系统之间的线分割突出,信息收集、共享机制不足,综合能源利用受到限制,影响城市能源系统整体效率。最后,能源变化缺乏充分的公众参与度,要延缓有效的城市能源开发信息公开发表制度,充分利用公众智慧,确保公众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其次,城市工业用能源画像工业用能源总量特性工业用能源比重大幅上升,但城市用能源是指主体。

我国城市用能源中工业用能源总量保持较快增长,但同期比重大幅上升。从2012年到2016年,城市工业用能源总量从24.7亿吨上升到26.2亿吨,同期比率从74.3%上升到70.7%。工业用能源结构特点《中国能源统计资料年鉴》数据分析显示,我国六大高能产业包括黑色金属冶金和辊子加工业、化学原料和化学产品制造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石油加工、炼焦和核燃料加工业、有色金属冶金和辊子加工业、电力、天然气、水产业和供应行业仍然是工业用能源的主体,我国2016年工业用能源的771995-2016年,六大高能产业占我国工业用能源的比重从66.2%降至75.1%。

自2000年达到70%以来,仍保持高位波动。工业用能源效率特点部分工业产品的能源效率与国际先进设备水平相似,但大部分工业产品的能源效率与国外先进设备水平相比仍有很小的差距。根据我国2016年能源消费水平和国际先进设备水平计算,我国工业领域10个主要产品(钢铁、电解铝、水泥等)生产节能潜力达1.9亿吨的标准煤炭。不同城市工业用能在比重、能源效率水平上存在较大差异,发展阶段特点突出。

(威廉莎士比亚,温斯顿,能源,能源,能源,能源,能源,能源。以上海、苏州、洛阳三个工业城市为例,上海市工业产值居全国首位,工业以高端制造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为主,单位GDP能耗已降至0.42吨煤炭/万元,超过了这种城市的最高水平。

苏州市工业正处于从制造业向高端制造业和高科技产业转变阶段。洛阳市工业有很多传统产业,高新技术产业还处于布局阶段。以北京、南京、兰州第三产业占60%的城市为例,北京市工业退出高能产业,工业用能比重比高新技术产业下降到34.3%。(威廉莎士比亚、Northern Exposure(美国电视连续剧)、成功)南京市工业结构可行性完成升级,产业以电子信息产业和石化产业为支柱,单位GDP能耗为0.59吨煤炭/万元。

兰州工业仍处于高能消费阶段,重工业在工业能源消费中最高可达98%,单位GDP能耗达0.96吨煤炭/万元。工业用能演化特征产业结构升级是工业用能变化的内在驱动力。

以北京市工业能源消费结构变动为例,2006年煤炭消费增加到约69.3%,2016年煤炭消费增加到6.5%。同期电力消费比重从2006年的12.4%降至2016年的46.6%。第三,城市建筑用能源画像建筑用能源总量特征建筑行业是我国能源消费的隐形主场。

2016年,我国建筑用能源9.6亿吨标准煤占建筑用能源的20%,但建筑用钢占我国钢材消费的50%,住宅水泥消费占总产量的60%至70%。从整个生命周期来看,建筑行业的能源消耗约占我国能源消耗的一半。建筑物能源消费仍处于持续增长期。

2016年,我国城市建筑物总面积为352.3亿平方米,其中城市居民建筑物为229.3亿平方米,公共建筑物为123亿平方米。从2011年到2016年,我国城市建筑面积年均增长5.3%,其中城市住宅年均增长3.8%,公共建筑平均年均增长8.8%。城市化进程将持续推进我国建筑能源消费,保持多年快速增长态势。

2016年我国城市化亲和率为57.4%,比2012年上升4.8个百分点,预计2020年城市化亲和率将超过60%。建筑用电梯、空调等能源消耗设备缓慢减少,城市居民生活水平提高引起的生活用能源市场需求持续强劲、快速增长,我国建筑能耗多年来持续快速增长。建筑用能源结构特点是减少公共建筑的能源消耗是提高城市建筑能源效率的关键。

公共建筑是城市建筑的能源效率。2016年公共建筑的能耗仅为城市居民建筑的1.06倍,而公共建筑面积仅为城市居民建筑的50%。这是因为公共建筑单位面积的能耗远远低于居民建筑。据估计,每公共建筑单位面积能耗为30.2公斤的标准煤,是每平方米每年居民建筑单位面积能耗的2.3倍。

公共建筑的能耗主要包括空调能源、照明插座能源、办公能源、动力用能源、相似能源等多个方面,其中建筑用空调能源较多,占公共建筑总能耗的50%至70%。我国公共建筑多使用大型玻璃窗帘等遮阳隔热劣质材料,导致内部热值、空调持续时间等问题,公共建筑单位面积能源消耗明显达到居民建筑。建筑用能源进化特征城市建筑与分布式光伏、光热、地热利用相结合逐渐成为趋势。

目前,开发建筑屋顶、鼎立等城市空间,开展分布式太阳能利用,取得了很大的发展,利用地热能源为建筑加热器取得了良好的效果。2016年增加了分布式光伏装机容量1GWp,分布式光伏发电量116亿千瓦时。太阳能利用10年平均增长率17.8%,2016年太阳能集热面积超过4.6亿平方米,其中城市集热利用面积为3.4亿平方米。

2016年,我国城市对超过4.78亿平方米的建筑物追加应用了浅层地热能。建筑用能源管理功能城市建筑用能源管理总体处于轻建设、重运营状态。我国先后实施《绿色建筑评价标准》、《中国生态住宅技术评估手册》等建筑节能实施标准,控制建设阶段的能源消耗。

目前,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江苏、浙江、山东、深圳等城市新建建筑物开始全面实施绿色建筑标准。建设运营阶段的能源管理也逐渐活跃起来,国家建设部在33个省(计划单列市除外)积极开展能源动态监测平台建设,“十二五”期间已对9000多栋建筑物进行能源动态监测。但是,在目前的运营实际分析中,能源监控平台无法保持持续运营,能源数据统计质量无法保证,整个系统积极开展建筑节能工作面临困难。

四、城市交通用能源画像交通用能源总量特征我国城市交通用能源总量大幅下降。我国城市交通用能源从2012年的3.26亿吨标准煤快速增长到2016年的3.97亿标准煤,城市能源消费比重从2012年的9.8%减少到2016年的10.7%,减少了近1个百分点。个人汽车的快速增长是城市交通快速增长的主要动力。

2008-2016年,我国民用汽车保有量快速增长1.35亿辆,个人汽车为其中1.28亿辆做出了贡献,占汽车保有量快速增长的94.8%。据估计,在2012 -2015年城市交通用能源增长中,个人汽车能源增长分别为34.0%、43.2%、57.5%和42.3%。

交通用能源结构特征天然气、电力等洗手能源的比例是超定的。从2011年到2016年,交通领域的天然气能源比率从2.0%上升到3.0%,上升了1个百分点,电力能源比率从0.8%上升到0.9%,上升了0.1个百分点。电动汽车发展很快,电池设施基础设施建设走在世界前列。

我国电动汽车产业从引进期开始向增长期转移。2017年我国电动车销量为77.7万辆,比2013年减少了43倍,电动汽车保有量与150万辆相似,其中电动轿车保有量为80.1万辆。

2017年底,我国公共充电文件保有量超过21.4万个,个人充电文件数超过23.2万个,车档比率超过3.833601个,电池设施建设运营量居世界第一。交通用能源效率特性管理交通堵塞能源消耗对于提高城市交通用能源效率是不可忽视的。

2017年,我国城市通勤高峰的26%处于交通堵塞状态,55%的城市处于中线状态。在汽车短距离条件下运营的单位里程能源消耗是长时间行驶速度条件的3倍以上,减少和预防城市交通拥挤对控制城市能源消耗总量具有最重要的意义。提高公共交通上下班率对提高城市交通能源效率是不可忽视的。研究结果显示,城市公共交通的人均能源消耗约占私人汽车的四分之一。

我国大部分城市居民上下班的公交车负担亲率在10% ~ 30%之间,在国际公交车负担亲率较高的城市中,下降到50% ~ 60%左右的水平存在微小的差异。据目前我国城市能源结构及公交车负担亲率推算,每增加1%的城市公交车负担亲率,就可以将城市能耗减少到7 ~ 8万分之8。40个样品城市肖像画《中国城市能源报告(2018)》选定了40个城市作为研究样品。40个样本城市能源消费总量占全国城市能源消费总量的37.4%,占全国能源消费总量的33%。

样品城市包括4个直辖市、11个副省级城市、25个地级城市等多种行政水平。覆盖面积不同的资源捐赠,9个城市属于资源型城市,31个城市属于普通型城市。适用范围取决于发展阶段,15个城市处于工业化中期,14个城市处于工业化后期,11个城市处于后工业化阶段。

城市能源变化的短期发展特点样本城市能源变化都取得了很大进展,但其他城市的变化速度和水平没有不平衡。主导研究组开发了专业的城市能源变化进展指数,反映了城市能源变化的变化程度,共使用了能源基础设施、能源消费、能源供应、环境改善、能源结构、能源效率等34个指标体系狗指标。城市能源变化进度指数显示,2013年至2017年,根据40个样本城市的能源变化程度,各样本城市取得了不同程度的进展。

40个样本城市全部取决于年均6.8%的快速增长。2013 -2017年,能源变化进展最明显的样本城市在5年间共增长73.3%。城市能源基础设施明显提高,可再生能源发展迅猛增长。

40个样本城市人均能源基础设施投入5年共增长57%,节能环境支出比公共支出快34%,城市电力可靠性、燃气普及率等能源变化效果显著。40个样品城市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总体呈圆形呈爆炸式快速增长,清洁能源在一次能源中的比重均提高到另一个水平。

(威廉莎士比亚、可再生能源、可再生能源、可再生能源、可再生能源、可再生能源)城市能源变革具有长期特征,工业化中期和后期城市具有更大的节能潜力。2017年,后工业化时期样本城市的重点高能产业单位产值在10%以内的狭窄变动,指出城市主要能源消费强度稳定。工业化后期样本城市的重点高能产业单位产值用上升率变动范围明显小于后工业化时期样本城市,工业化中期的样本城市变动仅次于指出能源消费有更大的上升空间。(威廉莎士比亚、温斯顿、产业、产业、产业、产业)工业化后,城市能源和经济管理体制趋势暴露无遗。

1995 -2016年,后工业化时期的样本城市北京能源消费总量和GDP总量增速逐渐放缓,能源消费总量环比增速高于GDP环比增速,波动小,趋于稳定。说明经济快速增长和能源消费没有“弱管理体制”的特点。

特别是2005年北京的能源消费总量增速高于0,能源与经济的关系处于“强有力的管理体制”状态。城市能源变化的动力特征城市能源变化的动力必须赋予能力。利用能源技术、能源政策、管理委托等8个指标,对40个样本城市展开能源变化动力评价,北京、苏州等4个城市分数在70 ~ 81分之间,15个城市在60 ~ 70分之间,21个城市的城市能源变化动力分数不到60分,达到一半。

城市能源变化的驱动力必须进一步培育。尤其是在技术能力、政策保障、管理创造力方面,反对力要进一步提高。

本文关键词:城市,快速增长,消费,单机斗地主平台,能源,工业化

本文来源:单机斗地主-www.moringatchad.com